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1 01:16:4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轮疫情时,“照妖镜”远没有这么多。最大一次规模的核酸筛查,数量是1700人次,放在现在看,是微不足道的数字,但在当时调动了半个北京城的疾控力量。吃力之处,主要在实验室的检测能力——当时,北京市疾控中心也只有6台PCR(聚合酶链式反应)仪,日常主要承担流感、诺如、鼠疫病毒等的检测工作,行有余力;新冠一来,中心实验室病毒检测单日最高量达600多份,在聚集性疫情面前,这个通量也捉襟见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诸多加持下,6月11日到7月7日,北京得以完成超过1100万人次的检测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不愿具名的感染科专家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出现不明原因肺炎,大使馆提醒民众注意防范是应该的,但是就此推测这是一个新的病毒,或者是新冠变异了,目前来看还要有科学依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然不同的检测能力,是迅速、大范围开展筛查的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日开始,北京此轮疫情迎来高峰,连续7天,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均在20人以上。13日与14日确诊数最多,均为36人,有超过一半的确诊者,为流调溯源采样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9日,地坛医院,新发地聚集性疫情首例出院患者与医生告别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北京的迅速响应,外界不吝好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次,“新冠”没能潜伏太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3日与14日,北京新增确诊36人,这个数字成为峰值。之后,新增数一路下跌,6月21日,首次降至个位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欧洲动态网(Euractive)报道,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副部长阿扎尔·吉尼亚特(Azhar Giniyat)7月7日表示,该国有2.8万名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的肺炎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,绝大多数为中症,330名为重症。